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莪啲蝣戲迣堺

所慾隨吣,嘚夨凴兲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不聪明也不笨,不勤快也不懒,不是好人也不坏,不幽默也不呆板 矛盾的非统一体……

网易考拉推荐

英雄传说Ⅳ朱红的泪剧本小说(三)  

2007-10-20 00:14:38|  分类: 游戏周边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艾文,搀扶着痛哭的艾梅尔回到呢康洛特男爵家中。

那天晚上,蒂蕾莎夫人使劲浑身的解术做了丰盛的美食,

让人品尝到了十足的巴洛亚味的海鲜料理。

艾文他们吃得心满意足,然后好好地睡上了一大觉。)

(第二天早晨……康洛特男爵家中)

康洛特男爵:好了到了该分手的时候了。联络船应该在下午时分到达这里。在它没有到这里之前,你们还可以再轻松地走走。

艾文:真的是给您添了不少的麻烦。

麦尔:还有夫人做的料理也非常地好吃。

蒂蕾莎:啊,能够听你们这么说,我实在是太高兴了。

声音:男爵大人!!

(科内尔慌张地跑了进来。)

科内尔:糟,糟糕了!银矿山那里突然来了很多魔兽!

康洛特男爵:你说什么!现在那里的情况怎么样!?

科内尔:现在……那些来不及逃走的矿工,还被困在矿山里面……

康洛特男爵:知道了,我现在就去那里!(向外走去)……你们听到了。我现在必须要到银矿山那里去。看来我是没办法送你们了,请你们多多包含。

艾文:请等一下。难道说你就准备一个人去银矿山那里吗?

康洛特男爵:保护巴洛亚港口和银矿山,是我们男爵家族从国王那里得到的使命。没有理由去拜托别人。

麦尔:所以我说,你一个人实在是太势单力薄了。

艾文:为了感谢你对我们的照顾,就让我们也一起去吧。

康洛特男爵:但是,你们现在不是要去圣都吗……

艾文:圣都什么时候都可以去。眼前最重要的是要把矿工们都救出来(转过身)……艾梅尔,好孩子听我说,你就在这里等着我?

艾梅尔:嗯,你就去帮助男爵大人吧。不过……千万要注意危险,不要太勉强啊。

艾文:啊,你就放心吧。(回身)好了,男爵大人,咱们现在就去银矿山吧!

康洛特男爵:艾文,麦尔……太感谢你们了。银矿山就在离街道不远的山谷的最深处。从巴洛亚出发,很快就能够到达那里。

(男爵加入了队伍。)

(三人来到银矿山深处。)

康洛特男爵:终于找到了……看起来是个不好对付的怪物呢。

麦尔:这种魔兽好像在哪里见过呢……

艾文:是吗,不过现在可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!先解决它再说吧!

(三人解决掉了魔兽。)

男人的声音:是谁来救我们了吗……?

(顺着声音找到被围的矿工。)

矿工:啊,男爵大人!

康洛特男爵:大家都没事吧?

矿工:啊,托您的福,我们都没事!不过应该还有伙伴藏在别的什么地方!因为我们是分成两组作业的。

康洛特男爵:知道了。你们赶快从这里逃出去吧。

矿工们:是。

(矿工们向洞口离开了。)

(三人在寻找后发现了剩下的魔兽。)

艾文:该不会来得太晚了吧……

康洛特男爵:我们在这里就把那只魔兽解决了,所以我想肯定还有幸存的矿工!

(三人打倒了魔兽。)

麦尔:其他的矿工们,应该还在里面吧。

(找到了被困的矿工们。)

矿工:噢,是康洛特大人!

康洛特男爵:对不起各位,我们来晚了。……大家没受伤吧?

矿工:你瞧,大家这不都没事吗!多亏男爵大人来救我们!

康洛特男爵:没事就好。大家,赶快离开矿山这里吧。

矿工:男爵大人,谢谢您了!

(矿工们向洞口跑去了。)

艾文:看来有必要好好收拾收拾了……

康洛特男爵:只要矿工们没事就好。艾文,麦尔,真是太感谢你们了。

艾文:嗨,这算不了什么的。

麦尔:…………

艾文:麦尔,怎么了?

麦尔:不,没什么……不知怎么回事,我总觉得这次和那时的情况有些相似。

艾文:那时?

麦尔:就是在宝石采掘所击溃魔兽的那次。你,我还有马提和穆紫四个人一起战斗的那次。

艾文:是呀……同样的魔兽,一样也是一起在矿坑里作战。哈哈哈,虽说有些不可思议,不过应该只是偶然吧。

麦尔:是吗……仅仅是偶然吗。

康洛特男爵:不管怎么说,辛苦你们二位了。总之还是先回巴洛亚吧。让艾梅尔一个人等在那里这么久,真是太可怜喽。

(三人回到巴洛亚,在街道口遇到了几个盗贼。)

:怎么,你们已经回来了吗。

艾文:是你们这帮家伙!?

麦尔:莎姆希尔军团!?

:哇哈哈,知道矿山的魔兽的厉害了吧?

艾文:这就是你们的任务吗!

康洛特男爵:我是巴洛亚领主康洛特。……你们在这里究竟想要干什么?我是不会放过你们的!

:哈,男爵大人,我们不是早已说过了吗?要让你们知道莎姆希尔军团的厉害!

艾文:你们早晚也会知道我们的厉害的!

(三人打倒了盗贼。)

康洛特男爵:喂,回答我的问题!你们袭击巴洛亚,到底有什么目的!?

:嘿嘿嘿……已经晚了……

康洛特男爵:你说什么!?

艾文:已经晚了是什么意思!?

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(喽好像断气了。)

康洛特男爵:哎,这么不中用!

麦尔:我们先到镇上去巡查一下吧。没准儿那里还会有莎姆希尔军团的人。

(三人来到港口。)

手下:啊……真可恶。站岗的家伙都被干掉了吗?为了法迪玛姐姐!绝对不能让你们从这里过去!

艾文:怎么,法迪玛现在在这里吗!?

手下:嗯,你们认识她吗!

(艰难地击败盗贼。)

艾文:可恶,到底是怎么回事?

康洛特男爵:不知道。没有理由来这里进行掠夺啊……

女性的声音:啊,是你回来了!

(蒂蕾莎赶来。)

康洛特男爵:蒂蕾莎!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!?

蒂蕾莎:艾梅尔小姐……艾梅尔小姐,被一个叫法迪玛的女人,给掳走了……

艾文:(大声)怎么回事!

麦尔:为什么,莎姆希尔军团!?

蒂蕾莎:负责保护这里的科内尔先生,也受了非常严重的伤……

康洛特男爵:蒂蕾莎。你赶紧去看看科内尔的伤势。我们现在就去救艾梅尔!

蒂蕾莎:知道了……你一定要多加小心啊。

艾文:艾梅尔……为什么莎姆希尔军团要这样啊……

麦尔:坚持住,艾文!现在,绝对不能让那些家伙逃走!这个时候,你不振作起来让谁振作起来啊!

艾文:啊,是啊!

康洛特男爵:那帮家伙一定是去了港口的方向。正好现在,联络船要 开来了。在他们没有把船抢走之前,一定要追上他们!

(码头上,法迪玛正拉着艾梅尔上船。)

艾文:(大喊)艾梅尔!

(与此同时,在港口的一座大楼顶部。)

水手托马斯:拜托你了!波波!

(托马斯放出了信鸽。)

(码头上)

手下:哎呀,只要能够通过这一关。你们就可以算得上是大人了!

艾文:(怒喊)你们啊!

(艰难地击败盗贼。)

康洛特男爵:糟糕,联络船!

艾文:艾梅尔!

(艾文奔上楼梯,联络船却已经开走了。)

艾文:(大声)哇啊啊啊啊啊!

麦尔:啊……船怎么开走了……

康洛特男爵:到底是怎么回事儿…………对不起!都是因为我在这里同你们说话的时间太长了,所以耽误了!

艾文:这是我的错!是我太笨了!我刚刚才说过,要遵守时间!

麦尔:艾文……

水手托马斯:现在还没必要放弃!

(托马斯在后面出现了。)

水手托马斯:就让我托马斯来帮你们一把吧!

麦尔:……嗯……

艾文:……你说什么!

水手托马斯:(看着海面)看我的!这是艾尔·菲尔丁最快的船!

水手托马斯:(大喊)海之白鹭,布拉涅特斯号!!

(一只白色快船在喊声中冲了过来。)

(联络船船头上)

法迪玛:大概……要到合流地点的海岸还得有多半天的时间吧。(转过身看着艾梅尔)你是叫艾梅尔吧。这段时间里,就只好委屈你一下喽。

艾梅尔:请问……你为什么要把我抓来呢?

法迪玛: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。只知道有位贵人想见见你罢了。

艾梅尔:贵人……?

法迪玛:……说起来是个挺可怕的家伙。本来我和小姐你也是无冤无仇,今后我也不会再做这样的事了。不过这次,也只好委屈你配合一下吧。

艾梅尔:我说……对不起,我不会跟你走的。

法迪玛:……什么?

艾梅尔:如果只是我自己的问题的话,倒什么都好说了,可是……我不想让哥哥替我担心啊。如果我要是就这么失踪的话……哥哥他一定会自责的。因为哥哥他就是这样的人……所以,我是绝对不会跟你走的。

法迪玛:……话虽是这么说。可是,你现在的身份可是我的囚犯啊。一个没有反抗之力的人,还想要求什么权力这可真是无稽之谈啊。就凭你一个人,你还想做什么呢?

艾梅尔:不是的……我才不是一个人呢。

法迪玛:哈哈,你说什么傻话呐……

手下的声音:大姐头,不好了!

手下:有一艘通体纯白的战舰向我们驶过来了!速度快得惊人啊!

法迪玛:你说什么!?

(布拉涅特斯号甲板)

水手托马斯:看到了,那艘就是班船!

麦尔:这艘船可真是速度惊人啊!

康洛特男爵:这艘布拉涅特斯号,可真称得上是艾尔·菲尔丁最快的船了。虽说我这是第一次乘着它,但我还是没想到有谁能及得上它。

艾文:艾梅尔……我这就来救你了!

水手托马斯:你就别再唠叨了!大家抓好缆绳什么的,站稳了!

水手托马斯:(大喊)满舵!

(联络船头,一声巨大的撞击与震动传来。)

法迪玛:难道这,这就是传说中的布拉涅特斯号吗……速度可真是太快了!

艾梅尔:哥哥……

手下:大姐头,他们打算冲过来了!

法迪玛:一帮狂妄的家伙!准备迎战!

(布拉涅特斯号甲板)

水手托马斯:好了,接下来就看你们的了!

艾文:真是太感谢了,托马斯!

康洛特男爵:那么接下来就让我们杀过去吧!

手下:(围住连在两船间的木板)我们要在这里堵住他们!不能让他们冲到大姐头那边!

(众人杀向船头。)

艾文:艾梅尔,你没事吧!?

艾梅尔:嗯,我没事。谢谢你……哥哥。

艾文:我马上就来救你!

法迪玛:你们的对话太肉麻了!这种感动的场面,还是等到你们赢了我再说吧!你们几个,死心吧!

手下:大姐说得好啊!

(众人展开激战,法迪玛最终倒地。)

艾文:艾梅尔!

艾梅尔:哥哥!

艾文:已经没事了。……你不害怕吗?

艾梅尔:嗯,一点都不害怕……因为,哥哥跟我约定好了的。你说过要保护我的……

麦尔:太好了,艾文,艾梅尔。

艾梅尔:麦尔哥,男爵大人也来了……谢谢你们来救我。

康洛特男爵:你说什么啊,这是我作为巴洛亚领主应尽的义务嘛。对了……(走到法迪玛前)莎姆希尔军团首领法迪玛。我现在以巴洛亚领主的名义逮捕你!你就乖乖伏法吧。

法迪玛:(扭过头)哼……要杀要剐随你便好了……小姑娘……这回算你赢了……

艾梅尔:我也是被大家救出来的,所以……好了,你最好先不要说这么多话。让我看看你的伤口。

(艾梅尔走到法迪玛前。)

艾文:喂,艾梅尔!?

法迪玛:……你,你要干什么?

艾梅尔:我想帮你疗伤。因为我曾在修道院住过,要是救伤这种小事的话,我还是很在行啊。

法迪玛:呵呵呵…………啊哈哈哈……(垂下头去)到头来……还是输得一塌糊涂啊……

(法迪玛和莎姆希尔军团终于被王国军队押着走出了巴洛亚。)

(此时在巴洛亚码头上)

康洛特男爵:现在莎姆希尔军团到王都去了。我们只有在这里等候王国军队的消息了。但是,那个女首领,看上去好像很难对付。

艾文:看起来是一个非常强悍的女人。就算是问她,恐怕也什么都不会说。

麦尔:怀疑她们同欧库托姆使徒有联系……法迪玛好像是要把艾梅尔带到什么地方去吧?

艾梅尔:嗯……不过她没有告诉我具体的情况。

康洛特男爵:等到对王都的调查结束之后,巴鲁库特的大圣堂也能得到消息的。

艾文:现在看来,只能在这里等待了。

水手托马斯:(从船上下来)哎,让你们久等了!布拉涅特斯号已经做好出航的准备了!想要去塞塔的客人,现在就请上船吧!

(旅客们高兴地上船。)

麦尔:结果,还是没有赶上定期船啊。

康洛特男爵:因为,有莎姆希尔军团在捣乱,今天我还打算对货物进行仔细清点的。布拉涅特斯号能够帮助我们运活,实在是太好了。

水手托马斯:喂。你们几个也该上船了!

艾文:这就来。(回头)那么,咱们就此别过了。

康洛特男爵:对了,这封信请你们收下。在塞塔有王国的军队驻扎在那里。请你们将这封信交给那里的长官。

(收下了男爵的书信。)

康洛特男爵:我在信中拜托他们准备大车。从塞塔到巴鲁库特只有一条路,艾梅尔又和你们在一起,我想这一定会是一段非常愉快的旅程的。

艾文:十分感谢您的照顾。

麦尔:真的是太感谢了。

艾梅尔:男爵大人,蒂蕾莎夫人。我实在是……不知道说些什么好。我永远不会忘记你们两个的情谊的。

蒂蕾莎:艾梅尔……祝愿你和哥哥一起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。

康洛特男爵:等有时间了,欢迎你们再来巴洛亚游玩!

(艾文,麦尔和艾梅尔三人向船上走去了。)

 

在一个由受市民尊敬的青年贵族所统治的海港中,

艾文同艾梅尔终于重逢了。

还没有来得及体会短暂的喜悦,

莎姆希尔军团的魔手就将艾梅尔给掳走了。

他们得到了布拉涅特斯号的大力支持。

但是,他们旅程仍然没有结束。

艾文他们3个人,乘坐着布拉涅特斯号

向着大海那边的杜西斯前进了。

 

女孩的声音:等一下!

(夏浓奔跑过来,不过船已经开走了。)

夏浓:啊,啊……已经走了……麦尔……

夏浓:(边往回走边自言自语)夏浓相信。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一定有什么不对的地方……可,可是……

夏浓:(走到海边掏出手绢深情地大喊)麦尔!你能相信我吗?

蒂蕾莎:(走到夏浓身后)对不起,能打扰一下吗?小姐以前就和麦尔认识吗?

夏浓:(回头)咦?你知道麦尔?

蒂蕾莎:是的。不仅如此,我还认识艾文和艾梅尔。

夏浓:艾梅尔?(激动)是,是那个……和麦尔先生一起来的红头发的女孩子吗??

蒂蕾莎:是的。其实艾梅尔是艾文的妹妹。

夏浓:艾文的妹妹……但,但是她和麦尔……

蒂蕾莎:嘻嘻……不过看起来他们之间好像没有其它的什么亲密关系。没办法,因为才刚刚认识不久……

夏浓:哦……谢谢!

夏浓:(向着大海)麦尔!果然麦尔就是我心中的白马王子!

(此时,布拉涅特斯号甲板上)

麦尔:阿嚏。……有点儿冷啊。

艾文:是不是谁在背后说你什么了?比如说,会不会是夏浓啊。

麦尔:怎么又来了,求求你就饶了我吧~。

艾梅尔:呵呵呵……

(船到了塞塔的码头,众人走下船来。)

麦尔:终于到塞塔了。

水手托马斯:那么我们就此分别了。

艾文:这就要走了吗?

水手托马斯:我们还有很多其它的事情要做呢。现在必需赶紧到南部的布利扎库港口去。对不起了,就此再见了。

麦尔:多谢你们在百忙之中还帮了我们那么大的忙。

艾文:谢谢了,只能用语言表达谢意了。

水手托马斯:哦,不用客气。我喜欢像你们这样讲义气的朋友。

艾梅尔:真的很感谢你们。也请你代向其他的船员们致谢。

水手托马斯:哦,知道了。我会的。但是……本想,能和艾梅尔多呆一些时间的。下次,等你哥哥不在的时候,可以和我一起单独吃次饭吗?

艾文:喂,托马斯……

水手托马斯:嘿嘿,好了,好了。还是在你哥哥发怒之前赶紧撤的好。……你们要多保重哟!

(托马斯回到船上去了。)

麦尔:托马斯已经走了。

艾文:真是的,看起来很粗鲁,原来也是温柔的人,像个兄长一样。

艾梅尔:嘻嘻嘻……托马斯,刚才只不过是在开玩笑罢了。

麦尔:艾文有点关心得过头了。

艾文:我哪里是关心过头了……算了算了,该去小村了。坐船时间太长了,肚子已经咕咕叫了。

艾梅尔:我也是,肚子也饿了。

麦尔:那就去找个酒馆吃点饭吧。

(片刻后,塞塔的酒馆中)

艾文:刚刚才把肚子填饱……趁着不饿的时候赶快寻找军队的队长吧,把男爵的信给他。艾梅尔和麦尔你们就在这里等着。

麦尔:你一个人行吗?我也和你一块去。

艾文:不过是去送一封信而已,一个人足够了。艾梅尔,乖,在这等着。

艾梅尔:哥哥。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。

麦尔:艾文~?你管的太过了,说不定艾梅尔会讨厌你的。

艾文:啊!?(慌张)不,不会吧……艾梅尔你……你难道已经开始讨厌哥哥我了吗?

艾梅尔:嗯,哥哥嘛……怎么会讨厌呢?

麦尔:哈哈哈……真是的,一提起艾梅尔来,你就非常容易上当了。

艾文:你这家伙……算了吧,我得赶快去送信。

(通向码头的过道)

女孩子的声音:好-了-吗?

男孩子的声音:还没有!

(一个男孩冲过来撞到了艾文。)

艾文:好痛。

芬特:对不起,哥哥。

女孩子的声音:好-了-吗?

芬特:不成……(回头)还没有!

(芬特躲进一个仓库去了。)

艾文:真是天真无邪。

(艾文来到码头上,看到几个正在训练的士兵。)

玛里奥队长:(大声)气势不够啊,气势!枪这种武器,不是单靠手臂来使劲的。(大声)要用上腰力才能够发挥出威力来!

艾文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请问~。

玛里奥队长:嗯,什么事?难道是?圣都街道有魔兽出没了吗?讨厌的魔兽!这群家伙趁我们正在修整的时候出来作乱。真是太可恶了,那些不可救药的家伙!

艾文:不,不是那样的……是有人托我把一封信交给您。

(把男爵的书信给了他。)

玛里奥队长:这封信是康洛特男爵写来的……我们总是给巴洛亚的男爵阁下添麻烦。所以很高兴能够帮助他做点什么。

玛里奥队长:(走下台阶)特德!拉比欧!我记得我们应该有预备的大车。整备好了吗?

新兵拉比欧:还没有,还在修理车轮。

玛里奥队长:真是没办法……让我来给你们露一手吧!(对艾文)这可能要花上点时间,你们还是到房间去等会儿吧。(回头)好了,看我的!

拉比欧:是,先生!

特德:遵令……

(几人离开了。)

艾文:看起来要费些时间了。算了吧,我还是先回艾梅尔和麦尔那去吧。

(艾文走到通向码头的过道处。)

少女的声音:……终于,来到这里了。

(艾文惊讶地四处观望,发现露蒂丝站在围栏上。)

艾文:露蒂丝?发生什么事了,怎么会在这里?

露蒂丝:我能够理解你和妹妹再会的喜悦,但是,太缺少紧张感了吧……一定能找到神宝吗?(朝着艾文移动)

艾文:你还没有放弃呀……不好听的话我就不说了,你还是不要再做欧库托姆使徒了。还是回到露卡那里,同他一起好好生活吧。

露蒂丝:不要提那个孩子!下次就不客气了。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。

艾文:我,我们?

阴险的声音:难道说你已经忘记我巴斯塔了吗!

艾文:(回过头)你……你是谁?

巴斯塔:(举起斧头)我们不是在贤者的家里见过面吗?你应该不会忘记我斧头的威力吧!

艾文:哦,想起来了。倒是有点力量,耍起来能够对人造成些威胁。

巴斯塔:(愤怒)什么!

露蒂丝:巴斯塔,不要惹是生非。(对艾文)……不过,倒是你。在巴洛亚好像非常活跃。失去了莎姆希尔军团那样的喽啰,确实给我们添了不少麻烦。

艾文:果不其然,你们就是隐藏在他们后面的元凶……你们想把艾梅尔怎么办!?

巴斯塔:考虑你妹妹的事情之前先想想眼前吧!……露蒂丝,就让我来收拾这家伙!

(巴斯塔举斧冲了过来,艾文躲过他的进攻,并还击他。)

艾文:……哼,你是我的对手吗!

(两人追逐到仓库前。)

亚美:(惊慌)什,什么呀!?

艾文:这里危险,到那边去!

亚美:讨厌讨厌~!(逃开了)

(两人在房前展开对攻,巴斯塔明显处于下风。)

巴斯塔:哼……这家伙,又厉害了不少!

艾文:……有了想要保护的东西,人就会变得强大起来!你以为现在还可以轻松地对付我吗!

(艾文把巴斯塔逼入仓库。)

芬特:哈哈哈!?

艾文:糟啦,刚才的那个孩子呢?

(巴斯塔抓住了男孩。)

芬特:呵……!

巴斯塔:哈哈哈,形势发生逆转了。还不赶快把剑扔了!

露蒂丝:(进入仓库)巴斯塔!?这没有孩子的事!

巴斯塔:嘿嘿嘿,你没有听见吗?……把剑扔掉转过身去!不听话的话这个小家伙就没命了!

艾文:…………哼,可恶。

(艾文扔下剑,转过身。)

巴斯塔:哈哈哈!这家伙,真把剑扔了!脑子是不是有问题呀!?

露蒂丝:艾文……

艾文:神宝虽然是很重要的东西……但仍然无法同孩子的性命相比。你把它拿走吧。

巴斯塔:看你那种从容的态度真令我非常生气!

(巴斯塔从后面狠狠给了艾文一下,艾文昏倒过去了。)

露蒂丝:说什么呢……!

巴斯塔:嘿嘿,让他死掉。(接近艾文)

露蒂丝:巴斯塔,你小心点!

(露蒂丝把巴斯塔拖出了仓库。)

巴斯塔:露蒂丝,你在说什么呢!?还没有得到卡贝莎呢!

露蒂丝:你要听从我的指挥。不能做有损欧库托姆的行为!

巴斯塔:(愤怒)你不要那么幼稚!

女孩子的声音:快点,这边!

巴斯塔:(惊讶地回头)哎呀,就差一步了!(对露蒂丝)这个可恶的叛徒……你已经不是我的上司和朋友了!不,你现在是个连自己理想也不配说的叛徒!

(麦尔和艾梅尔赶来,巴斯塔丢下露蒂丝离开了。)

露蒂丝:(自言自语)……我……我是…………

艾梅尔:你是……

麦尔:你是,露蒂丝!?

露蒂丝:(背过头)……你们的朋友现在在仓库里呢。受伤昏过去了,快点帮他治疗。(缓步离开)

艾梅尔:哥哥!(慌张地冲进仓库)

麦尔:(追上露蒂丝)等一下!露蒂丝,你要去哪里?露卡十分担心你的状况!

露蒂丝:已经哪里也去不了了。无论是到露卡那里,还是教会那里……

(露蒂丝离开了。)

艾梅尔:哥哥,哥哥……你醒醒呀!

(不知过了多久)

艾梅尔:哥哥……

麦尔:艾文……

艾文:(睁开眼睛)嗯……

艾梅尔:哥哥……!……太好了,终于醒了?

艾文:(看了看周围)这,这里是……

麦尔:这是小酒馆旁边的屋子。是士兵们把你抬过来的。

玛里奥小队长:很抱歉来晚了。维护塞塔的治安应该是我们的任务,可是没有想到光天化日之下却让您遭到了歹徒的袭击。

艾文:歹徒…………噢!那些家伙好像是要找卡贝莎和凯鲁伯!

(艾文伸手到怀里寻找。)

艾文:咦,这两样东西还在……我还被那个光头给打昏了。

麦尔:看起来好像是他们内部之间起了内讧似的。而且多亏了露蒂丝及时赶来制止了他们。

艾梅尔:那个黑头发的人……她的眼光十分的可怜。

艾文:是吗……啊,好疼。

麦尔:不要乱动。虽然是艾梅尔已经给你治疗了,可是伤还没有完全痊愈呀。

艾文:是吗,是妹妹给我治疗的呀。谢谢你……艾梅尔。

艾梅尔:嗯,没关系的。不过,你要是不静养的话可不行哟。

玛里奥小队长:大车已经准备着呢……看样子,还是改日为好。

艾文:不行,我们立即就出发。

麦尔:艾文?

艾文:那个光头肯定不会就此罢手。趁着他们还没制造出新麻烦的时候赶快去圣都吧。

麦尔:倒也是……这样说不定会好一些呢。

艾梅尔:哥哥……我……有一种不祥的预感……

艾文:没关系的,艾梅尔。你放心,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的。

(通往圣都的长长道路上,艾文三人正乘坐着大车向前行驶着。)

艾文:虽说我是第一次乘坐这种东西,不过,没想到坐起来倒真是相当舒服呢。

麦尔:我也是第一次呢。当个有钱人的感觉还真是不错呢。

艾文:艾梅尔,你坐这东西的感觉怎么样啊?

艾梅尔:相当不错哟。不过……

艾文:怎么,屁股痛吗?

艾梅尔:……才不是。只是坐上之后,有些触景生情罢了。不知不觉想起和哥哥离散天涯的那天来了……

艾文:……是吗。不过那时候,我可没能坐上这种车呢。

麦尔:……不过。今天,不是兄妹两人一起坐在上面了吗。还是快把那些痛苦的过去统统忘掉吧。今后,可是还有想不尽的幸福在前面等着你呢。这辆大车,将会成为我们旅途的美好回忆呢。

艾文:麦尔……

艾梅尔:麦尔哥……谢谢你。

麦尔:啊哈哈。怎么跟我还这么客气啊。

艾文:什么啊……当然要说了。麦尔,谢谢你在这段旅途上一直陪着我。

麦尔:艾文,你小子这是怎么了?难道说刚刚在酒吧里,吃错什么药了?

艾文:我跟你可是认真的。如果只是我一个人的话,可是不会有今天的。能和艾梅尔见面也实数天方夜谈。麦尔的白魔法,总是能在我最需要的时候帮上我。凭借麦尔的机智,我总是能够越过种种难关。更重要的是,在我失落的时候,麦尔总是给我鼓励,不时地鞭策我。所以……真的谢谢你了。

麦尔:艾文……够了,我不许你再跟我说这种话了。

艾文:因为马上就要到巴鲁库特了,所以,就想先跟你说声谢谢。

麦尔:行了,你别这么认真好不好。再说了,艾文不是也帮过我吗,而且,说不定也许是托这个铃铛的福呢。

(……铃………………麦尔摇动着守护风铃。)

艾梅尔:哇,好悦耳的声音……

麦尔:这是我从父亲那里得到的『守护风铃』。带上它,就能够保佑身边重要的人呢。

艾梅尔:太厉害了,真是好厉害的铃铛啊。

艾文:麦尔的父亲……还有妈妈,现在怎么样了?

麦尔:我想应该还是以前一样,过着和美的生活吧。喂……我也得谢谢艾文啊。多亏艾文能带着我一起旅行,我才能感受到艾尔·菲尔丁的博大啊。见到了各色的风情,尝遍了各种风味,还能和各式各样的人成为朋友。这些可是呆在小村子里所体会不到的世界啊。……而且,现还在和叫做艾梅尔的可爱小姑娘交上了朋友呢。

艾梅尔:呵呵,麦尔哥。

艾文:不止,恐怕还认识了个叫做夏浓的可爱小姑娘吧。

麦尔:喂……算了,确实也称得上是可爱吧。

艾文:噢,你听到了吗,艾梅尔?

艾梅尔:嗯,一字不漏。我也想再见见夏浓姐呢。

艾文:肯定会再见的吧。我觉得夏浓,一定会追到巴鲁库特来的。

麦尔:你们说够了没有,够了……

少女的声音:(从前方大声传来)艾文!

麦尔:危险!

(露蒂丝挡在道路中间。)

艾文:吁,吁吁!

(大车停了下来。)

艾文:露蒂丝!你怎么一下子就窜到大车前面来了,多危险呐!

露蒂丝:随你怎么说都行。总之,你们不能再往前走了!赶快,赶快回塞塔去!

艾文:让我们回去……喂,我们已经走出一多半了。你让我们回去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嘛?

露蒂丝:你们几个在巴洛亚过于招摇啦!所以,就被人给盯上了!那些人,就在前面张开罗网,准备把你们几个一网打尽呐!

麦尔:难道说,前面有埋伏!?

露蒂丝:是啊,所以……

阴险的声音:哈哈哈,找到了!

艾文:什么?(跳下车)

艾梅尔:哥哥……后面,有辆大车追过来了。

露蒂丝:那人是,巴斯塔!……他怎么会在这儿!?

艾文:露蒂丝!你真卑鄙!你是不是在骗我们啊!把我们的车堵住,是不是打算前后夹击啊?

露蒂丝:不,不是……

阴险的声音:哇哈哈哈……这下子,神宝和那小姑娘都是我的了!

艾文:可恶!(跳上车)麦尔,艾梅尔,你们抓紧了!我们就这么一路疾驰下去,先到巴鲁库特再说!

露蒂丝:不行!  你们不能去那里!快下车,跑着逃回塞塔吧!

艾文:别费口舌了!

巴斯塔:(追了上来)你们几个真是天真啊。坐上三个人的大车,怎么能跑得过我这辆一个人坐的车呢!

巴斯塔:看你们那个样子,恐怕还是第一次驾车吧!

(巴斯塔开始用车撞击艾文等人大车。)

巴斯塔:那就让你们见识一下我的本事,看看你们能跑到哪里吧!?

(巴斯塔想堵截艾文等人,没能成功。)

巴斯塔:怎么样小子,试着反击一下吧!

(又一下狠狠的撞击。)

艾文:妈的,车轮好像已经禁受不住了……!

麦尔:艾文!

艾梅尔:哥哥!

(大车开始剧烈摇晃。)

艾文:啊~啊~~!

(大车失去控制朝前方山壁驶去,在巨大的撞击声中碎裂了。)

巴斯塔:嘿!成了。

(片刻后,破碎的大车旁,艾文等人昏倒在地上。)

巴斯塔:(下车)哇哈哈哈,终于得手了!(靠近三人)小姑娘和神宝到手之后……不管金钱还是前程可是要什么有什么啊!

阴险的声音:那又怎么样啊。

(闪光中,一些身着怪异的人出现在巴斯塔身后。)

巴斯塔:(慌张)嘿,嘿,嘿嘿……(惊叫)贝里亚斯大人!?

贝里亚斯:嗯……你好像也是欧库托姆使徒这边的吧。报上你的名来。

巴斯塔:我叫巴,巴斯塔!顶头上司就是露蒂丝,不过那家伙,背叛了咱们欧库托姆使徒啊!不够幸亏有我,才确保了神宝和小姑娘没再丢失。

贝里亚斯:辛苦了。那么,就让我给你点赏赐吧。

巴斯塔:这是我无上的荣幸!(上前)那么,应该要什么呢……是金钱呢?还是官衔呢?

贝里亚斯:哼哼,或者还有更好的。

(贝里亚斯伸出手聚集能量。)

巴斯塔:(后退)啊……

(在巴斯塔想逃走的瞬间,一道电光射出将他包围起来。)

巴斯塔:啊啊啊~~啊啊~~啊啊……

贝里亚斯:你个笨蛋……怎么可以让你这么胡来呢。竟然会用这么野蛮的手段,难道你想弄死多鲁卡神女啊。难道你还想让我们重蹈15年前的覆辙吗。

露蒂丝的声音:请等一下!

(露蒂丝奔了过来。)

露蒂丝:巴,巴斯塔!

巴斯塔:露蒂丝,救救,救救我……我还不想死,我不想死啊……

(巴斯塔在电光中消失了。)

露蒂丝:啊啊……(转身)贝里亚斯大人……干什么这么对待巴斯塔啊……

贝里亚斯:他不配做欧库托姆使徒。哼,像这种粗劣的人,你怎么也能让他参加我们这么伟大的组织。今后,你也许得改改选人的标准了。

(这时艾文站了起来。)

艾文:哎……啊……(艰难地向贝里亚斯走去)你,你们!我想起来了!你们就是八年前攻陷卡特多拉鲁的那帮家伙!

贝里亚斯:嚯,你就是那时的那个小家伙吧。能够好好地活到现在真是幸运啊。

艾文:(拔出剑)别废话了!我绝对不会让你伤害艾梅尔的!

贝里亚斯:刚刚才捡回来的这条命,最好不要再这么白白地丢掉了。你想要妹妹没事的话。最好还是放聪明点儿,乖乖地呆在那里不要动。

露蒂丝:快跑啊!你不是他的对手!

贝里亚斯:哈哈,小家伙们……那么我就把多鲁卡神女带走了。

艾文:你以为我会就这么放你走吗!

(艾文砍倒一个冲上来的侍卫,侍卫们开始进攻艾文。)

露蒂丝:住手!

(露蒂丝打倒了旁边正在发动魔法的侍卫。)

贝里亚斯:露蒂丝……你想做什么?

露蒂丝:我并不想背叛您……但是……这样是不对的啊!为什么要杀巴斯塔啊?虽说也许他并非善类,但是他也罪不致死啊!还有我的弟弟……贝里亚斯大人,您当真让博尔盖得他……

贝里亚斯:不错,是我下的命令。让他在你的面前,杀了你的弟弟。如果你连这点骨肉亲情都切不断的话,又怎么能够成为上层次的欧库托姆使徒呢。

露蒂丝:你怎么能……贝里亚斯大人……

艾文:露蒂丝,现在你明白了吧!你竟然甘心同这种败类同流合污,这是件多么愚蠢的事情啊!

露蒂丝:啊啊啊啊……!

(艾文和露蒂丝开始与侍卫们战斗。)

(侍卫们用传送躲过了艾文的攻击,并开始发动魔法。)

露蒂丝:艾文!

(露蒂丝用身体挡住了射向艾文的火球。)

露蒂丝:哇!(被打倒在地)

艾文:露蒂丝!?可恶……这是你们自己人啊!

(侍卫们围攻艾文,终于将艾文打倒。)

艾文:呜!(昏过去了)

贝里亚斯:露蒂丝,你灵魂中散发出的光彩清楚的显示。你是一个专为成为使徒而诞生的小姑娘。即便现在你有点迷茫也无所谓。总之,你回到我身边来就是了。(走到晕倒的艾梅尔前)多鲁卡神女……没错,从她身上散发出同15年前的那个巫女所具有的同样的神的气息。有她在,差不多就像是已经见到多鲁卡一样。这下我的计划终于可以进入最后的阶段了。

(这时,艾梅尔身旁的麦尔醒了过来。)

麦尔:呜呜……(艰难地站起来)……我不许你碰艾梅尔一下……

贝里亚斯:哈哈……年轻人啊,你的确很不一般。可是,你现在这个遍体鳞伤的样子,又能做什么呢?

(麦尔挪动着脚步向贝里亚斯走去。)

麦尔:我和父亲……约定过……要拼上自己的性命……保护身边重要的人……对于他们这对终于……终于再次相见的兄妹来说……我……我绝对不会让你为所欲为的……!

(麦尔站到了贝里亚斯身前。)

贝里亚斯:真是太可惜了。

(贝里亚斯放出一个强大的魔法冲击波。)

(麦尔飞了出去狠狠地撞击在岩石壁上,随着他身体滑下,

血液染红了他身后的岩石壁。)

(不过麦尔站了起来,颤抖着再次走向贝里亚斯。)

(他没说一句话,只走了两三步,也终于,倒了下去。)

麦尔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(朱红色的鲜血缓缓流出,浸泡着他的身体。)

贝里亚斯:哼哼,好像是出手太重了。虽说是一个挺不一般的小家伙,不过这下也没有什么作为了吧。

强有力的声音:(高声地从前方传来)大家,快一点!

贝里亚斯:(转向声音的方向)哈哈哈……真不易,连你都来了。力之贤者啊,我就再让你尝尝和八年前相同的悔恨的滋味怎么样啊。

(随着闪光,贝里亚斯和麦尔,艾梅尔等人突然消失不见了。)

(贤者葛维带着僧兵赶来。)

贤者葛维:(四周观望)这种不祥的感觉是……(看着地上的艾文和露蒂丝)难道说……这次我又来晚了吗!

 

等待在光辉旅程最终的却是不尽的噩梦。

8年前,占领卡特多拉鲁

统率着欧库托姆使徒的贝里亚斯。

凭借着卑鄙的手段

将他们生命中最为重要的人掳掠而去。

艾文还并不知道……

有怎样的灾难已然降临于自己的身上。

也不知道自己的心头将会被蒙上怎样的绝望。

 

(……叮铃………………)

(不知过了多久,艾文清醒过来。)

艾文:……嗯……

艾文:……梦……?

(艾文走下床向四周看了看。)

艾文:这里是……什么地方啊?麦尔?艾梅尔?

(房间里仍然空无一人。)

艾文: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……?

(艾文走出房间。)

男性的声音:啊,你终于醒过来了。

(一个神官走了过来。)

神官凯利奥:你在这里已经躺了3天了。在你昏迷的时候,我一直在照顾着你。

艾文3天……

神官凯利奥:你身上有没有地方感到疼痛啊?

艾文:啊,没有。谢谢你对我的照顾。但是,……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啊?

神官凯利奥:这里是巴鲁库特的大圣堂。你现在正在我们神官们住的房间里。

艾文:巴鲁库特……圣都巴鲁库特……对了!我在来巴鲁库特的途中,大车遭到了袭击……(逼近神官凯利奥)艾梅尔在什么地方!?还有麦尔呢!?

神官凯利奥:(慌张地后退)对,对不起……具体的事情我并不太清楚。有什么话,你可以去问贤者先生。

艾文:……贤者先生?

神官凯利奥:就是被称作是『力之贤者』的葛维先生。他是我们巴鲁多斯教会的顾问。你也是被葛维先生带到这里来的。

艾文:葛维……

(艾文的记忆回到了在多年前和艾梅尔分开的时候。)

贤者葛维:我们快走,艾文!

艾文:艾梅尔,艾梅尔……!

(随着艾文被贤者葛维带走,时光转眼间回到了现在。)

艾文:啊啊……葛维爷爷啊……这么说,我是被他给搭救了啊。……啊……实在是太好了……如果是他的话,那么艾梅尔她们肯定也没事了……

神官凯利奥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(神官凯利奥露出非常痛苦的表情。)

神官凯利奥:……具体的事情,你可以去向贤者先生去打听。来,请到这里来。

(艾文跟着神官凯利奥来到一个楼梯前。)

神官凯利奥:从这个楼梯下去,就能够到达大圣堂的中心礼拜堂。贤者先生和库洛瓦尔导师正在那里等着你。那么,等会儿见……

艾文:喂,喂……

(神官凯利奥没听到似的离开了。)

艾文:真没办法,只好自己去礼拜堂了。艾梅尔她们应该没事吧……

(艾文走下楼梯。)

有力的声音:看来还是没有找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……

老人的声音:使用各种方法都试过了……结果,没有一个人看到过他们。看来一定是去了卡特多拉鲁……

(艾文顺着声音忘去,两个老人正站在礼拜堂台阶上对话。)

贤者葛维:从这种危险的气息中,能够感觉到,恐怕是贝里亚斯打算亲自出手了。他从卡特多拉鲁陷落以来,这是头一次现身。

慈祥的老人:真是很不幸啊。那些孩子们实在是太可怜了。

贤者葛维:……嗯。

(艾文走了过来。)

贤者葛维:喂,艾文……你的身体应该恢复了吧。看到你能够平安无事,真的是很高兴。

艾文:葛维爷爷……

贤者葛维:看来你还记得我的面貌。没错,我就是把你寄放在雷慕拉斯先生那里的葛维。你现在已经长大了,外表也变了很多。

慈祥的老人:听说雷慕拉斯先生已经去世了。真是很令人悲伤啊。

艾文:……你是?

贤者葛维:他就是最高导师库洛瓦尔。也就是众所周知的,艾斯佩利乌斯先生的继承者。

艾文:库洛瓦尔……对了,我这里有两件东西要交给你。

最高导师库洛瓦尔:你说的是神宝卡贝莎和神宝凯鲁伯吗?可能有些冒昧,不过在照顾你的时候,我已经暂时把它们都收藏起来了。谢谢你把它们给送来。

艾文:啊,没什么。我们来圣都只是把它顺便捎来而已。更重要的是……我想知道艾梅尔和麦尔,现在在什么地方?

最高导师库洛瓦尔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贤者葛维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艾文:喂,怎么了…………你们倒是告诉我啊……

贤者葛维:艾文啊,你冷静下来听我说。他们两个现在不在这里。

艾文:那么……他们在什么地方?……啊,我知道了!他们是不是到外面去逛街去了?扔下我躺在这里不管,他们竟然有心情去逛街,真是薄情寡意啊……

贤者葛维:艾文。其实……你也一定已经猜到了。他们两个被人给掳走了。如果我们没有猜错的话,这一定是欧库托姆使徒捣的鬼……

艾文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艾文:哈哈哈……你在说什么啊。就算是开玩笑,也不用这么说啊。

贤者葛维:当我赶到现场的时候,眼前看到的只有一个昏倒的你和一个黑发少女……这就是事实。

(……叮铃………………)

艾文:那个…………是麦尔身上的铃铛……

贤者葛维:这是你好友的东西吗。你就把它留下作为纪念吧。

(艾文接过守护风铃。)

艾文:……纪念品…………纪念……你这是什么意思。

贤者葛维:真对不起。我要是再早到一点就好了……

(艾文猛地揪住葛维的衣领。)

艾文:(大喊)为什么要说是纪念品!

(艾文使劲地摇晃着葛维。)

贤者葛维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(葛维悲伤地闭着眼睛任艾文摇晃。)

贤者葛维:那个铃铛浸泡在大量的鲜血中。流了那么多血恐怕……

艾文:(停止摇动)……什……么…………

(艾文失神地跪倒了下去。)

艾文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贤者葛维:……不过,艾梅尔肯定没有生命危险。因为欧库托姆使徒还必须要利用她。

最高导师库洛瓦尔: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们吧。我们一定会把你的妹妹给救出来的。这些作恶的家伙,一定要让他们偿还血债。

艾文:……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……我不能相信……他们已经不在了……你们现在说的……一定都是谎言……

贤者葛维:艾文。你……你责怪我们没有关系。但是,你不能够欺骗你自己。雷慕拉斯先生,不应该有你这样软弱的弟子。

艾文:……但是…………但是……没有办法啊。如果不这样的话……我………………我……简直要崩溃了……

(艾文站立起来,向外冲了出去。)

贤者葛维:艾文……

最高导师库洛瓦尔:葛维先生,让他这样发泄一下也好啊。这个孩子受到了巨大的打击。现在,他需要一点时间来慢慢愈合心灵的伤口。

(礼拜堂外)

艾文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艾文:艾梅尔……麦尔…………我……到底该向哪里走才对呢……

(艾文回到自己的房间附近。)

神官凯利奥:哎呀,艾文。(走过来)你已经见到过贤者他们了吧?

(艾文无言地点点头。)

神官凯利奥:那么,你就请慢慢休息一下吧。你的身体到现在目前为止,还没有完全恢复。对了,你不去看看你朋友的伤势吗?

艾文:……朋友?

神官凯利奥:她所受的魔法伤害虽然已经被治好了,但是因为非常的疲劳,所以到现在还没有醒过来。你可以去看看她。她就在你住的房间的对面那间。我现在去给她调制药剂。

(神官凯利奥离开了。)

(房间内)

艾文:啊……

(艾文发现躺在床上的女孩正是露蒂丝。)

露蒂丝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艾文:(走上前)露蒂丝……啊……她也被救了……对于曾经是欧库托姆使徒的她……都得救了……为什么艾梅尔和麦尔却……

露蒂丝:嗯……露卡……

(露蒂丝醒了。)

露蒂丝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艾文:……你醒了。醒得可真是够晚的啊。

露蒂丝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这里是什么地方?

艾文:……这里是巴鲁多斯的大圣堂。

露蒂丝:大圣堂……就是巴鲁多斯教会的总部吗……

艾文:我和你两个人,晕倒之后。被巴鲁多斯教会的人们给运到这里来了。你也是被大家救过来的,我已经代你向他们道过谢了。

露蒂丝:哦……

(从露蒂丝的嘴角处,露出了一丝嘲讽的微笑。)

艾文:怎么了?

露蒂丝:为什么要这样多管闲事啊。还不如就把我扔到街道上不管呢……我先声明,就算是想问我什么,我也不会回答的。我经过了特殊的训练,专门学习过如何对付逼供。另外,我也不知道什么重要的秘密。

艾文:喂,喂……我可不是教会的人啊。而且,在得到了别人的帮助之后,进行感谢有什么不对吗。难道所欧库托姆使徒们,就没有感谢别人的时候吗?

露蒂丝:……我已经没有做使徒的资格了。根据欧库托姆的理想创造出新的世界,我已经没有那种能力了。现在在我心中有的都是一些困惑……满脑子都是疑问……

艾文:喂,有疑问是当然的事情了。借着这个机会,脱离欧库托姆,回到露卡的身边,不是很好吗。

露蒂丝:那个孩子,可能会因为我的原因而遭到袭击。所以我现在还没有办法去见他。

艾文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露蒂丝:我就像是被人用绳子操纵的木偶似的……既没有办法到露卡的身边去……也没有办法回到贝里亚斯大人那里去……已经没有了继续生存下去的理由……我真不如在那里死掉好了。当时,还不如让人给杀了!

艾文:(大声)傻瓜!(走到床边)好不容易被人家救了!还这样轻易地想去死!有些人就算是想活,也没法继续活下去!

(艾文把麦尔的铃铛取了出来。)

露蒂丝:铃铛……?

艾文:这是麦尔从父亲那里得到的铃铛。艾梅尔和麦尔都不见了……只有这个铃铛掉落在街道中。艾梅尔,被欧库托姆使徒掳走了…………而麦尔……恐怕已经……(转过身去)

露蒂丝:对,对不起……

艾文:你就算道歉又有什么用呢。重要的是……在同你进行谈话的时候,终于醒悟过来了。想起了一些自己必须要去做的事情。

露蒂丝:必须要去做的事情……?

艾文:(转回身)……我一定要用自己的双手,将艾梅尔救出来。这件事,不应该靠巴鲁多斯教会的人来完成。对于伤害麦尔的人,我也要向他们报仇。……请你告诉我。欧库托姆使徒的据点在什么地方!?

露蒂丝:我,我能够说吗。虽然我现在算是个叛徒,但是也不能够出卖以前的同伴。

艾文:是吗……如果你要不说的话……小心我真的要对你不客气了?

露蒂丝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(露蒂丝慢慢地闭上了眼睛。)

露蒂丝:你杀了我吧,正好可以让我得到解脱……我自己……连点勇 气都没有。你最好能够……把我杀死。

艾文:(转过身去走出一步)啊,混蛋!你真的想这样吗!你觉得我会去帮助你自杀吗!

露蒂丝:(睁开眼睛)我对你还是那句话。我虽然知道欧库托姆使徒的根据地,但是以你现在的程度……去那里的话,恐怕也是送死。

艾文:可恶……(看着露蒂丝)看来你毕竟是欧库托姆使徒。想得到你的帮助,看来是我想错了!

露蒂丝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(艾文飞快地冲出了露蒂丝的房间。)

艾文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艾文:……我到底在做些什么啊……露蒂丝也是一个受害者……为什么要冲她发脾气啊……但是,一想起艾梅尔和麦尔来……首先,应该先离开这个大圣堂。直接从入口出去,就可以了……

(大圣堂入口处)

左边的僧兵:请等一等。葛维老师讲过你的事情。他说在你身体康复以前,不能让你离开大圣堂。

右边的僧兵:请赶快回去好吗?

艾文:我已经完全康复了。请让我过去好吗?

左边的僧兵:葛维老师也说过,你一定会这么讲。但是他说,即使是如此,也绝对不能让你离开的。

右边的僧兵:如果你无论如何都要出去的话,请得到葛维老师的允许再走吧。

(礼拜堂)

贤者葛维:艾文。也许是心理作用吧,我觉得你看起来好像已经恢复健康了。发生什么事儿了吗?

艾文:啊……有点吧。我有件事情想问问你。欧库托姆使徒的老巢,究竟在什么地方啊?

贤者葛维:我很清楚你现在在想什么。你是打算一个人救出艾梅尔吧?

艾文:啊……你怎么知道?

贤者葛维:我可以理解你悲伤的心情。不过……关于这些事情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。你现在必须要做的,就是让你疲惫的身心能够得到一些修整。

艾文: 我根本不需要什么修整!艾梅尔和麦尔遭受了的这样大的苦难,我怎么还能在这里悠然自得地休息呢!

贤者葛维: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这个愣头愣脑的家伙稀里糊涂地跑去送死啊。而且,就算我告诉你应该怎么去……你也不可能轻而易举地进入那些家伙的老巢啊。

艾文:……这是为什么呢?

贤者葛维:今后我会慢慢地跟你讲述这些事情的。不过现在,你得老老实实地在这里休息。

(艾文失望地在圣堂中闲逛时。)

女孩子的声音:露露拉,露露拉露露拉☆

(一个女孩高兴地跳着冲进前面的房间,艾文跟着来到门口。)

尼塔:喂喂,快点快点。

神官特瓦芬:啊,等等,小姑娘。我在做一件很重要的工作呢。

尼塔:就一下就行了。你给妈妈也看一下那个咒符好吗?

神官特瓦芬:……不是咒符,是符咒……

尼塔:咒符?

神官特瓦芬:符·咒。

尼塔:真是的。我才不管它是什么呢。你快念符咒嘛!

神官特瓦芬:……你先听我说啊。在楼梯底下,有一间牢房。里面关着一个干了坏事的叔叔。我必须得在这里看着这个叔叔,

尼塔:(大哭)不行,我要看咒符~!!

神官特瓦芬:啊,哎呀,你等等……别哭啊,别哭啊。

尼塔:(哭叫)哇~哇~!

神官特瓦芬:啊,好了,我知道了,我知道了。……就一下。只来一下,好吗?

尼塔:(停止哭闹)……真的可以吗?

神官特瓦芬:啊,虽然不太好。不过就给你表演一下吧。

尼塔:哇哦!(高兴地跳起来)符咒,符咒~!

(两人离开后,艾文进入房间。)

艾文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艾文:……是……楼梯…………

(艾文走下楼梯,顺着路来到一个监狱门口。)

阿巴利斯大神官:(背靠着墙)啊,到底谁能来救救我啊!

马多拉姆:(站在阿巴利斯前)你最好是死心了,在这里进行忏悔吧。这个地下牢房,很少被使用。现在只有你一个人,被关在这里。

(马多拉姆一步步逼近阿巴利斯。)

艾文:等一下!(冲进牢房)

马多拉姆:(看着艾文)你……你不是那个叫艾文的小家伙吗。

阿巴利斯大神官:啊,这难道说是这是上天的安排吗!这一定是巴鲁多斯神不想让我死!艾文,请你一定要救我!

马多拉姆:(回身)……你真是巧舌如簧啊。在你还没有去地狱之前,让我把它割下来吧?

阿巴利斯大神官:啊!

艾文:我不是说了,让你等一下吗!

马多拉姆:那个叫道格拉斯的年轻人还凑合……但是为什么,面对一个毫不相关的人你还要挺身而出啊?

艾文:因为我不能看着有人被杀死,而漠不关心!

马多拉姆:(拔剑)如果你变成了死尸的话,就不会再那么多事了。

艾文:(拔剑上前)你说的很有意思,可以试试看啊!

马多拉姆:嗯……你现在比我以前见到的时候,剑法更加高明了。但是,你的心情好像非常混乱。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?

艾文:你不是知道吗!

马多拉姆:你好像是在吉亚寻找你的妹妹。现在,难道还没有找到她吗?

艾文:见到了……但是艾梅尔后来……又失踪了……她被欧库托姆使徒掳走了!

马多拉姆:怎么回事?那些家伙不会平白无故地掳走一个小女孩的。在你妹妹身上……一定还有什么秘密?

艾文:艾梅尔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!她非常地可爱,温柔,是我的好妹妹!她不是多鲁卡神女的替代物!

马多拉姆:……多鲁卡神女!?难道说你的妹妹是多鲁卡神女吗!?

艾文:我不是说过了吗!艾梅尔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!

马多拉姆:是吗……原来多鲁卡神女又重新在世上出现了……那么你不去帮助你妹妹,在这里来做什么啊?

艾文:废话!我现在就想飞着去救她!但是,我也不知道艾梅尔,被他们带到什么地方去了!不仅如此,我还被教会的人给挡住了,连这座建筑物都出不去!

马多拉姆:嗯……我忽然改变想法了。

(马多拉姆把剑收了起来。)

马多拉姆:我帮你从这里出去吧。

艾文:你说什么!?

马多拉姆:这个大圣堂就像是我家的一样。包括出去的路,没有我不知道的地方。

(艾文把剑收了起来。)

马多拉姆:嗯……这样最好。(回身看着阿巴利斯)……阿巴利斯大神官。你知道自己永远无法从我的手中逃走这件事了吗?

阿巴利斯大神官:啊啊啊……

艾文:(走上前)喂,你不要杀人!

马多拉姆:你放心吧。因为你妹妹的缘故,我今天暂时不杀他。我要让大神官一直生活在恐惧和不安当中,让他不知道死亡什么时间就会降临到他的身上。

阿巴利斯大神官:不,不……我不愿意那样!

马多拉姆:走吧……跟着我不要落下。

艾文:啊,啊……

贤者葛维:艾文!马多拉姆!

(葛维从外面冲了进来。)

艾文:啊……

马多拉姆:葛维老师,您一向还好吗。

贤者葛维:你还和过去一样,仍然在走着那条修罗之路……你想让鲜血玷污这圣之殿堂吗?

马多拉姆:我决定将阿巴利斯的处刑延期执行。因为我听得了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。这个年轻人的妹妹好像是新的多鲁卡神女?你难道还要让过去的事情重新发生吗。

贤者葛维:马多拉姆:你难道要……

(马多拉姆突然跳到葛维侧面,打昏了葛维。)

贤者葛维:啊……

马多拉姆:快!

艾文:(察看葛维)喂,喂!

马多拉姆:我只不过是打昏了他而已。……能够偷袭得手实在是太幸运了。这个老头非常难对付。在他还没有醒过来之前,咱们赶紧逃走。

艾文:啊,我知道了……

(艾文跟着马多拉姆从一个地道离开了。)

贤者葛维:……嗯……(清醒过来)马多拉姆这家伙……早晚也要让你尝尝我的味道……不过,他的那一拳也许已经超过了我的力量。

(葛维走到门口四处观望。)

贤者葛维:不过……最终,他还是把艾文给带走了。

神官特瓦芬:(从外面冲过来)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,葛维先生!?

贤者葛维:发生了一件糟糕的事情。必须要委托僧兵团赶紧去搜查艾文。

(地下水道)

艾文:等一等,马多拉姆。这条路通向哪里呀?

马多拉姆:不要多问。跟着我走就行了。

(不久艾文两人走出了地下水道。)

艾文:这里是……?

马多拉姆:圣都巴鲁库特的西街区。往北边走是塞塔,往南边走是布利扎库。西北也有一条路,但是现在也许已经算不上是一条路了。

艾文:算不上是路……那么我现在到底该怎么走呢。艾梅尔究竟会被带到哪里去呢……

马多拉姆:如果是被欧库托姆使徒掠走的话,应该是被他们带到老巢去了吧。也就是8年前被夺走的卡特多拉鲁。

艾文:卡特多拉鲁!……那里是我和艾梅尔以前居住过的地方!

马多拉姆:从南边大路的中途,折向西,然后过桥,接下去就是去卡特多拉鲁的路了。但是现在……算了,实际上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。不过如果你愿意的话,还是自己亲眼去看看吧。

艾文:好的,那就让我自己去看看吧。对了……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么多东西呢?

马多拉姆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马多拉姆:(转过身去)因为我和你一样,也是一个与多鲁卡神女有关系的人。

艾文:……你说什么!?

马多拉姆:(跳到上方的桥面上)你只能先去看看那条通往卡特多拉鲁的道路。但是,如果你还想再作些什么的话,性命就可能会不保了。运气好的话,也许我们还能再见面的。

(马多拉姆离开了。)

艾文:这是怎么一回事啊……他这种语气,就像是知道有关艾梅尔的事情一样……不过,就这样吧……我现在可没有在这里瞎猜的闲工夫。我现在必须,要去卡特多拉鲁,救出妹妹艾梅尔。

(……叮铃………………)

艾文:麦尔……雷慕拉斯爷爷……你们要保佑我啊。

 

经历了失意和绝望,艾文最后找到了目标,

就是要自己亲手夺回妹妹艾梅尔。

露蒂丝和葛维的制止已然起不到丝毫的作用。

抱着内心无法抑制的激情和渺茫的希望……

艾文朝着被欧库托姆使徒所占领的,

让他怀念的卡特多拉鲁出发了。

 

(圣都南面的塔鲁加街道上)

艾文:是岔路。

(艾文看了看路牌。)

艾文:西面是,迪奥斯参道……吗。参道原本是,参拜圣地的经路。再往前应该就是卡特多拉鲁了……

(艾文回忆起小时候和谐的卡特多拉鲁。)

艾文:卡特多拉鲁业已沦为敌人的根据地了。艾梅尔……你再等等吧

(看着西方)哥哥,马上就来救你!

(迪奥斯参道上接近卡特多拉鲁的地方)

艾文:怎么……?

(前方有一个巨大的闪着电光的屏障拦住了通路。)

艾文:怎么了,这是!在通往卡特多拉鲁的路上怎么会有这种东西?无所谓了……看来不把它破坏掉,就没办法追上艾梅尔了。哼,那我就先让你尝尝魔法的厉害!

(艾文开始念咒)

艾文:『迅猛的赤红火焰啊。化作无尽净化之力,凝聚于我的手掌……』

(大喊)火焰魔法球!

(火球打击在屏障上,却像被吸收了似的消失了。)

艾文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艾文:……好像一点效果都没有啊……那么,我就再加点力道让你瞧瞧!

(艾文拔出剑。)

艾文:呜噢噢噢噢!

(艾文用剑猛击屏障,却被弹了回来。)

艾文:妈的……怎么回事,刚才的那个冲击波是!

(艾文再次尝试,同样被弹了回来。)

艾文:难道说,只是遇到这样的困难就要死心了吗……不行,我……一定要通过这里!

阴险的声音:看哪……多么无助的小家伙啊……

(光芒中,博尔盖得出现了。)

邪神官博尔盖得:呵呵呵……

艾文:你就是那个……袭击吉亚的欧库托姆使徒!

邪神官博尔盖得:我从贝里亚斯大人那里听说了。你应该就是那个多鲁卡神女的哥哥吧。在这么空旷的地方,你一个人在干什么啊?

艾文: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!当然是要救回妹妹艾梅尔啦!

邪神官博尔盖得:这可不行啊。那个小姑娘,可是我们计划之中的关键所在。实在对不起,你还是回去吧。

艾文:别开玩笑了!就凭你们这些人,我绝对是不会让你们伤害我妹妹的!也好,我就先拿你来血祭,为麦尔报仇!

(艾文攻击博尔盖得,博尔盖得轻松用转位逃开。)

邪神官博尔盖得:喂喂……你这小家伙是多鲁卡神女的哥哥吧。虽说你觉得自己可以和强敌一战,不过你好像打错算盘喽。

艾文:……少臭屁了……

(艾文在博尔盖得的不断转位中抓住了一个破绽,给了他一击。)

邪神官博尔盖得:呜……

艾文:哈,你的本事不只这些吧!管你魔法也好还是其他什么也好,有什么能耐尽管使出来吧!

邪神官博尔盖得:……臭小子,今天我就教你知道自己有多少斤两!

(博尔盖得张开法袍放出大量火球,艾文不慎被击中。)

艾文:啊……

邪神官博尔盖得:就凭你这种程度的本事,还想向我挑战……

(博尔盖得聚集能量,准备给艾文最后一击。)

邪神官博尔盖得:呵呵……你就乖乖的给我去死吧。

少女的声音:住手!

(露蒂丝出现,挡住了博尔盖得的火球。)

邪神官博尔盖得:呵呵呵……叛徒,你现在到这儿来想干什么?

艾文:(挣扎着站起)露蒂丝!?你怎么会在这里……

露蒂丝:博尔盖得的实力仅次于贝里亚斯。你不是他的对手。这里交给我了,你快逃啊!

邪神官博尔盖得:喂喂,你怎么竟敢直呼我的姓名……你以为你是谁,臭丫头!

(博尔盖得快速放出大量火球,露蒂丝的魔法盾崩溃,被击倒在地。)

艾文:露蒂丝!为什么……你为什么要护着我!

露蒂丝:(挣扎着抬起头)呵呵……总是就这么轻易的将自己的性命豁出去……到最后……不是什么作用都起不了吗……所以……没关系的……不要管我……赶快逃离这里……

(露蒂丝昏过去了。)

艾文:露蒂丝…………我不会丢下你一人逃命的!

邪神官博尔盖得:……你们两个关系倒是不错嘛。那么好吧,我就做个好人,将你们一起送到西天吧!

强有力的声音:住手!

(葛维带着僧兵从后方赶来。)

贤者葛维:邪神官博尔盖得……我是不会让你对这两个人随意胡来的。

邪神官博尔盖得:……力之贤者大驾光临。哼,今天就这么算了吧……

(博尔盖得在光芒中消失了。)

艾文:你给我站住!

贤者葛维:艾文,别追了!那个结界是借助欧库托姆之力造出来的!我们这些凡人是没有可能通过的!

艾文:欧库托姆所张结的结界……

贤者葛维:你现在能够明白我阻止你的理由了吧?(看着露蒂丝)不考虑后果就胡来……要是没有这个姑娘,你早就没命了。

艾文:对了……露蒂丝!(走过来察看露蒂丝)喂,露蒂丝……你没事吧!?

贤者葛维:不用担心,不过是昏过去了。有话以后再说……这里处于敌人的势力范围之内。咱们还是早点离开,回巴鲁库特去吧!

(大圣堂,露蒂丝被安排着休息了,艾文等人在礼拜堂中。)

最高导师库洛瓦尔:是这样吧……

贤者葛维:艾文,应该向库洛瓦尔先生道歉。因为你盲目的行动,给大家都带来了很大的麻烦。

艾文:……我知道了……对不起……库洛瓦尔先生。

最高导师库洛瓦尔:啊,没什么。不管怎么说,你能够平安无事就好。我们当初也没有向你讲得太清楚,因此,我们自己也有责任。你对我们抱有怀疑,也是理所当然的了。

艾文:倒不是不相信你们……(思索)那个黑色的壁障到底是什么东西啊?据说是欧库托姆神张开的……

贤者葛维:正确的说应该是贝里亚斯利用欧库托姆的力量将它给张开的。

最高导师库洛瓦尔:在卡特多拉鲁被占领半年后,突然出现的包含着暗黑力量的结界……纵然是集合巴鲁多斯教会的全部力量,也无法将它打破。

艾文:这么说……就没有办法把艾梅尔救出来了!?

贤者葛维:人是无法超过神的力量的。但是,如果都是神的话……那么就有可能将结界打破。也就是说如果有巴鲁多斯的力量……

艾文:巴鲁多斯神的力量……那种力量到底在什么地方啊?

贤者葛维:你难道忘了吗?不是你把它送到这里来的吗。

艾文:啊……神宝卡贝莎和神宝凯鲁伯!

最高导师库洛瓦尔:卡贝莎一直是掌握在教会手中的。因为担心它会落到欧库托姆使徒手上,所以艾斯佩利乌斯先生,才会把它存放在雷慕拉斯先生那里。

贤者葛维:然后,经过你的手,神宝再次又回到了教会。不过没有想到,艾梅尔会碰到多鲁卡,并从她那里得到了神宝凯鲁伯。

艾文:这么说,只要使用这两个神宝,就可以将结界打破了吗?

贤者葛维:事情还没有那么简单。没错,从神宝上能够感觉到神的气 息,不过,仅仅是依靠它们就想打破结界,恐怕还不太可能。要想让真正的巴鲁多斯神的力量得到复活,那么,还必须要将剩下的神宝都收集到。

艾文:剩下的神宝……

贤者葛维:将欧库托姆封印在冥府中的巴鲁多斯,将他的灵魂分成了六份,并交给了精灵神多鲁卡。卡贝莎和凯鲁伯,只是其中的两个……也就是说,还有另外四个神宝,不知道隐藏在什么地方。

艾文:他们会在哪里啊?

最高导师库洛瓦尔:我们也一直在到处寻找,但是到现在还没有找到一点线索。看来只能耐性地等待,看看有没有什么新消息了。

艾文:怎么能再忍受那种悠长的等候呢!我现在就想一下子让艾梅尔出现在自己的眼前!……我现在就去寻找那剩下的四个神宝。非常感谢你们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。

(艾文转身准备离开。)

贤者葛维:你想要马上采取行动。难道你忘了吗,就是由于你的轻率行动,才使得那个叫露蒂丝的姑娘受到了伤害?

艾文:嗯……

(艾文回身走了过来。)

贤者葛维:你现在只知道用蛮力去解决问题。其实真正强大的,是力量、智慧和行动力。现在的你就算是得到了神宝,一定也无法得到巴鲁多斯神的力量。

最高导师库洛瓦尔:啊,葛维先生。对于这样的年轻晚辈来说,想让他达到那种境界,实在是有些难为他。而且,如果就这样漫无目的地开始寻找,无异于大海捞针一样。我这里有一个建议……带着艾文去一趟真实之岛,怎么样?

艾文:真实……岛?

贤者葛维:明白了……这也许是一个不错的提案。

艾文:你们在说什么啊,真实的岛是什么?

贤者葛维:在塞塔的北边,有一个叫得库斯的渔村,那里有一个小岛。那里是古代文明的遗迹。

艾文:古代文明……

最高导师库洛瓦尔:在遗迹最深处的祭坛上,能够看到许多不可思议的场景。那些场景,在多数情况下……都能够给人提供一些启示。

艾文:只要看了它,就能够了解到有关神宝的线索吗!

贤者葛维:那还不能够肯定……不过,如果是同艾梅尔有深厚缘源的你,到真实之岛去看的话,也许能够得到一些有关神宝的信息。应该值得一试。

艾文:那么就去看看吧!带着我到那个真实之岛去看看!现在的我,如果不能为艾梅尔做些什么的话,简直是坐立不安!

最高导师库洛瓦尔:那么,你就收下这个吧。

(库洛瓦尔把卡贝莎和凯鲁伯递给了艾文。)

艾文:这不是卡贝莎和凯鲁伯吗……我特意给你们拿来的,为什么?

最高导师库洛瓦尔:你拿着这些神宝,也许能够在寻找神宝的过程中,找到一些启示。我们就来赌一赌这种可能性吧。

贤者葛维:我带你去真实之岛吧。那里我已经去过好几次了。那么,库洛瓦尔先生。我们现在就出发去真实之岛了。我们不在的时候,请您一定要加强对地下室的警备。

最高导师库洛瓦尔:你是担心马多拉姆……要来暗杀大神官吗……那件事情已经都过去十五年了,不过看起来,他好像仍然无法忘记心中的怒火与仇恨。

艾文:那个马多拉姆到底是什么人啊?他好像知道艾梅尔的事情。

最高导师库洛瓦尔:他并不直接了解你妹妹的事情。但是他和你一样,同多鲁卡神女有着很深的渊源。

艾文:这是什么意思?多鲁卡神女不是艾梅尔吗……

最高导师库洛瓦尔:多鲁卡神女其实就是能够听到神的声音的巫女。这和血缘没有关系,而是命运的安排,在每一个时代里,都会有这样的人存在。15年前……在你妹妹还没有出生之前,有一个能够听到多鲁卡声音的女孩。她的名字叫多米尼克。

艾文:这个名字……我好像从欧蕾茜亚老师那里听到过。

贤者葛维:多米尼克是巴鲁多斯教会的神官。她也成为了欧库托姆使徒们袭击的目标。当时,负责保护他的护卫,就是我的弟子马多拉姆。但是,由于一连串不幸的偶然事件……多米尼克失去了生命。

最高导师库洛瓦尔:这其中,阿巴利斯大神官,也间接地促成了多米尼克的死。……而这一切,都是最近一段时间,经过调查,才被揭露出来的。

艾文:原来是这样啊……原来那个男人,也失去了他非常爱的人……他变成现在这个样子,我也能够理解了。我也一样……恨死了杀害麦尔的凶手……真想用双手撕裂那家伙的身体……

贤者葛维:陷入到修罗界中的人会变成什么样子?就算是马多拉姆将阿巴利斯给杀死了又能怎么样,多米尼克即不会悲伤也不会快乐。你的朋友是不是也一样啊。

艾文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贤者葛维:话说得已经太多了。那么现在就出发去真实之岛吧。库洛瓦尔先生,剩下的事情就拜托您了。

最高导师库洛瓦尔:我会在这里等着你们的好消息的。希望你们一路上多加小心。

(葛维加入了队伍。)

(露蒂丝房间前)

神官凯利奥:(迎面走来)艾文。

贤者葛维:啊,凯利奥先生。你就是负责看护这个女孩的吧。

神官凯利奥:对。我现在真要去给她拿药。

艾文:她……她现在怎么样了?

神官凯利奥:她身上的魔法伤害已经没关系了。目前,只是在沉睡中罢了。

艾文:……是吗……

神官凯利奥:我想很快就能够好起来的。真是没有想到,她用自己的身体……从正面抵挡了欧库托姆使徒的魔法攻击。真的是很勇敢啊。

艾文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神官凯利奥:艾文。你去看看露蒂丝小姐吧。那么。

(神官凯利奥离开了。)

(两人来到露蒂丝床前。)

露蒂丝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(露蒂丝还在沉沉的昏迷当中。)

贤者葛维:这个女孩好像曾经是欧库托姆使徒。而且是一个非常厉害的魔法师,看来也很长于计算。到目前为止,在暗地里做过许多对付我们的事情,而且多数都成功了。

艾文:喂,葛维……你是想要处罚露蒂丝吗?她可不是一个坏人啊……!她是一个纯粹为自己的理想而奋斗的人。

贤者葛维:啊,你不用担心这个。我知道她没有什么邪心。从她能够挺身出来救你,就能够看出来。

艾文:真是一个可恶的家伙啊……我对她那样的不好……可她为什么还要来救我啊……

(此时,夏浓正走在圣都的街道上。)

夏浓:啊……麦尔究竟在什么地方啊。夏浓真是好担心好担心,担心得晚上连觉都睡不着。肚子也饿了……人生真是好艰辛啊。

(夏浓向前方走去,突然看到了从大圣堂中走出的艾文和葛维。)

夏浓:艾文!

艾文:……夏浓!?

夏浓:啊,我总算是追上你了!夏浓,夏浓我,真是太幸福了!

贤者葛维:怎么,你们认识吗?

艾文:……是在旅途中认识的一个朋友。(转回身)夏浓……你竟然都追到这里来了。

夏浓:当然了☆  为了我命中注定的王子嘛。

(夏浓向四周看了看。)

夏浓:对了……麦尔在什么地方啊?

艾文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贤者葛维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夏浓:麦尔他怎么了?

艾文:夏浓,是这样的……麦尔他……现在,不在了……

夏浓:喔。那他去哪儿了呢?

艾文:他……去了,一个遥远的地方……

夏浓:遥远的地方……那他什么时候才回来呢?

艾文:他不久就会回来了。……不久之后,肯定就会……

夏浓:你在骗我。

艾文:啊……

夏浓:虽然我不太清楚,但是艾文,你是在撒谎。因为只要是关于麦尔的事情。夏浓一下子就能够听出来的。所以……我请你对我说实话。

艾文:要我对你说实话吗……

贤者葛维:(轻声对艾文说)……你不用这么为难。如果你说不出口,那就让我来告诉她吧?

艾文:(轻声说)……葛维。不行,这件事情必须要由我来告诉她。

夏浓:怎么了……?

艾文:夏浓,你一定要坚强一些。麦尔他……麦尔他已经死了。

夏浓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夏浓:…………啊。

艾文:在旅途中,我们被一些坏人袭击……他为了保护我妹妹……而被那些人杀害了。

夏浓:你……你是在撒谎,是吧?

艾文:他的遗体好像被那些人带走了,所以他也许还有活着的可能……但是,说实话,我觉得这个希望已经很小了。

夏浓:(后退了一步)你在……撒谎……夏浓是不会相信的!因为……因为……夏浓和麦尔的命运是联系在一起的!

(夏浓后退了几步,突然掉头跑去了。)

夏浓:(哭喊)我讨厌撒谎的人!

艾文:夏浓!

贤者葛维:……艾文,你没事吧?你的脸色很苍白啊。

艾文:啊……没关系。我早就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……但是即使如此,我也必须要告诉她真相。如果不是我邀请麦尔一起旅行……他是不会死的……一想到这一点……我就无法原谅自己。

贤者葛维:我并不想让你忘记这些痛苦。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再如此的自责。毕竟你们两个人的旅程,并不是毫无意义的,对吧?

艾文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贤者葛维:好了,让我们向真实之岛进发吧。我们首先要去的目标是位于圣都北边的港口城市塞塔。

 

(两人来到塞塔。)

贤者葛维:(突然停下)……那么……

艾文:嗯?怎么了?

贤者葛维:(转过身去)让我们看看庐山真面目吧!

艾文:咦……

(露蒂丝就站在后面不远处。)

露蒂丝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艾文:露蒂丝……!难道说她一直在后面跟着咱们吗?

贤者葛维:你的修行还是不够。走到一半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了。(对露蒂丝)你的身体已经没事了吗?

露蒂丝:是的,完全没问题了……

(露蒂丝走了过来。)

露蒂丝:给你们添麻烦了。

贤者葛维:我什么都没有做。对了,你是不是要找艾文,才特地从后面追来的啊?

艾文:哎……

露蒂丝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(露蒂丝,羞涩地点点头。)

贤者葛维:好了,那我就先去酒馆吧。就是在港口附近的那家船员酒馆。你们说完了话也来吧。

艾文:喂,喂……

(葛维离开了。)

艾文:首,首先……向你致谢。感谢你这之前的帮助。如果你那时候没有及时赶到,我就被博尔盖得那家伙杀掉了。谢谢……实在是太感谢你了。

露蒂丝:……这么做我其实也是为了自己。不过,我……我来这里是想告诉你另外一件事。

艾文:告诉我一件事?……与我有关的吗?

露蒂丝:…………嗯。我……成为欧库托姆使徒的理由。

艾文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艾文:好吧,只要你想说我就听听吧。

露蒂丝:说来话长,你愿意听吗?

艾文:不用顾虑,说说看。

(露蒂丝转过头看着大海的方向。)

露蒂丝:……我,从小在边境的一个小村庄长大。有露卡,有父母……虽然过的不是什么富裕的生活,但是每天都很快乐。父亲是一位技术不错的锻造工人。给村子里的人们制作很结实的龙耕具,人们都很高兴。母亲是有名的样子香草的人,每次都做很好吃的香草饼。他们两个人都是很虔诚的信徒。每天早晚的祈祷从来没有断过。即使是这样……即使是这样,巴鲁多斯也没有能够帮助他们两个。

艾文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露蒂丝5年前……我11岁,露卡9岁的时候。我们住的村庄遭到了魔兽的袭击。那时候父母为了保护我们而丢掉了性命。……至今我仍记得。虽然是很痛苦的事情,但父亲和母亲在停止呼吸的那一刻,也还对我们保持着微笑……我一边抱着已经昏过去的露卡,一边在心底不停地痛苦着……

艾文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露蒂丝:那之后……无依无靠的我们开始了流浪的生活。经常是饿着肚子流浪到各地的村庄去。(转过头看着艾文)喂……你能想象得出饿着肚子的人能够变成怎样的坏人吗?为了能够让露卡和自己吃上饭,我曾经想到要去抢人的钱包……神帮助不了我们,我们只能做坏事,本来打算向巴鲁多斯复仇的……(看着远方)然而,当偷盗之后,感觉心情非常沉重,很可悲……为什么只有我遭受这样的遭遇……这样想着就更加憎恨巴鲁多斯了。

艾文:原来是这样呀……

露蒂丝:和贝里亚斯相识也正是在那个时候。要改造这个丑陋的不健全的世界,建造一个全新的世界……已经不需要再痛苦再悲哀了……我的心已经净化了,心被感染了。于是,就把露卡留在吉亚。投身做了一名欧库托姆使徒。为了理想,就要磨练自己,向往着自己也能够当成手持神宝的大官。那之后就是你也知道的了……结果,我被欧库托姆所唆使,成了他操纵的木偶……

艾文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露蒂丝:我的话说完了。本来打算在结界的那里,为保护你而献出生命的。最近总是觉得应该找一种有意义的死法。

艾文:喂,就这么轻易说出死来……

露蒂丝:但是,没有能够死成。所以……我就出来旅行了。是为了确认到底是不是走错了路?也是为了要去寻找一条正确的道路。

艾文:……你不打算再回露卡那里去了吗?

露蒂丝:从此以后我作为一个背叛者,一定会成为欧库托姆使徒们的袭击目标的。我不想让那个孩子也卷进来。

艾文:露蒂丝……

露蒂丝:(看着艾文)谢谢你听我讲了这么多。在出发之前希望能够找个人来说一说内心的想法。就算是一个被欺骗的人生,也希望被人所了解,哪怕只有一个人也好。给你添麻烦了,对不起,希望你的妹妹……最终能够得救。

(露蒂丝转身准备离开。)

艾文:……等一下。(上前一步)是这样的……你愿意和我一起来吗?

露蒂丝:咦……

艾文:今后为了要收集剩余的神宝,我要在艾尔·菲尔丁进行旅行。如果能够得到像你这样具有高超的魔法,和精湛武艺的人与我们同行我将不胜感激。

露蒂丝:(转回身来)等,等一下……可我是欧库托姆使徒呀?你们就这样轻易相信我了吗!

艾文:在是一名欧库托姆使徒之外,你还是一个叫露蒂丝的善良的女孩子啊。这样的你,是值得相信的。

露蒂丝:(后退一步)可是,可是我作为一名背叛者受到他们的追杀,难道你也想卷入到里面来吗?

艾文:(上前一步)他们也在对我们进行袭击,如果我们在一起的话,不是可以互相帮助吗?

露蒂丝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艾文:如果你不愿意的话也可以拒绝……不过我认为,大家最好在一起。

(露蒂丝闭上眼睛转过身去。)

露蒂丝:……为什么要这样对我……

艾文:我也不太清楚什么是正确的道路。麦尔死了,艾梅尔也被带走了,像是一直在被命运追赶着才走到了现在这个地步……不知道这样做是好还是不好,有时候简直觉得受不了了。一对处于迷惘中的同伴,不是正可以互相扶持吗?

露蒂丝:……一起迷惘,也许就像踏入了无底的沼泽地而不能自拔一样。

艾文:如果真是那样的话,到时候。充其量也就是去重新开始罢了。

露蒂丝:(睁开眼睛)……这真的是你的真心话吗?

艾文:是的,是真心话。

露蒂丝:……明白了。(转回身来)虽然不知道这条道路最终通往哪里……但是我决定要与你一起走到底。请多多关照,艾文。

艾文:啊,别客气,请互相关照!

(露蒂丝加入队伍。)

(塞塔水手酒吧)

贤者葛维:已经那么晚了。这可怎么去得库斯啊!

艾文:啊……其实……

贤者葛维:还是让我们乘村子里的小船去岛上吧。就3个人怎么也能乘下了。

艾文:葛维……

露蒂丝:啊……给您添麻烦了。

贤者葛维:别客气。人嘛,无论是谁总会有迷失方向的时候。那时候就需要有贤者来指点迷津了。就像艾文这样,不看脚下只知道猛跑的家伙,不按照常理去做的,恐怕也就他一个了吧。

艾文:喂,怎么老是说我呀?

露蒂丝:哈哈……

(露蒂丝在一旁微笑着。)

艾文:……啊!

贤者葛维:哦……

露蒂丝:……怎么了?

艾文:怎么了,这样子也好笑吗?

贤者葛维:嗯,像绽放的花儿微笑一样。也就是年轻的姑娘们才能有这样的微笑呀。

露蒂丝:别,别这样地夸我。要是去得库斯的话就赶快走吧。

(葛维也加入了队伍。)

 

(三人来到得库斯。)

贤者葛维:这里就是得库斯。应该已经准备好船了。

艾文:准备的好充分啊!

贤者葛维:库洛瓦尔大人已经下令了。你们准备好后就到北面的桥那里去吧。

(得库斯最北端)

僧兵:恭候多时了,贤者葛维。

贤者葛维:你们辛苦了。

僧兵:咦,那位姑娘是……

贤者葛维:没什么,她有事和我们一同出发。船够大吧?

僧兵:这条船非常平稳……就算是3个人坐上去也很宽敞。好了,马上就出发去真实之岛吧?

贤者葛维:好了,我们走了。

(三人上船。)

僧兵:请多加小心。

(小船在真实之岛登陆了。)

艾文:(四处观看)这就是各代文明的遗迹呀……多少年前建造的呢?

贤者葛维:大约一千年前……据说是被称作『青之民』的古代人建造的。据说在巴鲁多斯和欧库托姆沉睡了之后,『青之民』的文明就支配了整个世界。他们的遗迹至今还保留着。

艾文:那么『青之民』到哪里去了呢??

贤者葛维:一种说法是……他们自己招致了灾难,自己灭亡了。那之后,巴鲁多斯教会和菲尔丁王朝出现了,艾尔·菲尔丁的历史就开始了。现在能够知道『青之民』名字的人几乎没有了。

露蒂丝:被遗忘的一群人……说起来真是令人觉得可悲啊。

贤者葛维:现在只能依靠他们留下来的力量了。北面是通往遗迹内部的入口。进去看看。

(北面通向遗迹内部的入口大门处。)

贤者葛维:这扇门就是通往遗迹内部的入口。

艾文:相当大的门呀……

贤者葛维:没有上锁,但是却是很重的门。我来推右面的门。你推左面的门。

艾文:明白。

(两人在门前准备。)

露蒂丝: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?

贤者葛维:你来帮助艾文吧。不熟练的人容易把骨头弄折了。

艾文:去帮助贤者吧。年纪大了,不能勉强用力的。

贤者葛维:哦哦……

艾文:怎么了……

露蒂丝:呵,怎么办呢?

艾文:就站在旁边看着吧!

贤者葛维:反正也帮不上忙。

露蒂丝:啊,是吗……

艾文:(用力)吱哑哑哑哑!

贤者葛维:(用力)呜呜呜!

(门很快被打开了。)

艾文:还是我快!

贤者葛维:说什么呢,当然是我快了。

露蒂丝:……反应怎么这样相似呀。

(艾文和葛维沉默了。)

艾文:进去吧……

贤者葛维:嗯,好吧。

(三人走进遗迹大门。)

艾文:这就是遗迹的内部呀……这里面基本上没有受到损坏。

贤者葛维:这是青之民拥有高超建筑技术的最好的见证。地下有像是祭坛一样的场所。如果运气好的话说不一定会在那里接受到一些启示呢。

(三人来到地下的祭坛处。)

艾文:咦?

(前方有一个人。)

穿长袍的男人:(看着前方的壁画自言自语)白龙,黑龙……这些是壁画吧……难道这些是……

贤者葛维:白的代表巴鲁多斯,黑的代表欧库托姆……这描绘的就是光明和黑暗的争斗。对于那些超凡入圣的人,都被描绘成了龙的形象。

穿长袍的男人:(缓缓转过身来)……明白了。对他们而言,巴鲁多斯和欧库托姆,都是令他们感到敬畏的对象。还以为这里是被遗忘掉了的遗迹呢。没想到还会有人来进行参拜。冒昧闯入真是很对不起。

贤者葛维:这个『真实之岛』是不属于任何人的。你用不着在这里道歉……不过没想到,在我们之前还会有人来这里。

穿长袍的男人:难怪被称作『真实之岛』。明白了……真是恰如其分的名字呀。在我的故乡也有一个和这里差不多的地方,因为看起来很相似,所以我就顺路过来看看。

贤者葛维:嗯,也许是我孤陋寡闻,可是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还有其他地方和这里差不多的……

穿长袍的男人:……对不起忘了说了。我叫米契尔·特·拉普·海布。

贤者葛维:原来是米契尔先生啊。我叫葛维。现在在巴鲁多斯教会当顾问。这两位是,艾文和露蒂丝。

米契尔:巴鲁多斯教会……哦,知道了……

米契尔:(暗想)这个世界上还存在着信仰啊。那么说,也有崇拜欧库托姆的一派了……

艾文:……有什么问题吗?

米契尔:没有,我只是随便说说。

露蒂丝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露蒂丝:……打扰一下可以吗?通往遗迹的入口已经关闭了。你是从哪里进来的呢?

艾文:……就是呀。我们两个打开了门的。

米契尔:(慌张)这个,那个……我一个人费了好大的劲才关上的。像这样珍贵的地方,不忍心让它风吹雨淋。所以现在胳膊还觉得很痛啊,哈哈哈……

露蒂丝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艾文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(艾文和露蒂丝用怀疑的眼光看着米契尔。)

米契尔:(慌张)那个……你们还是不能相信我吗??

艾文:怎么能够让我们相信得了呢?你不是欧库托姆使徒吧?

露蒂丝:看来他不像是贝里亚斯的手下……但从他的身上我感到了非同寻常的力量。

贤者葛维: 两个人都到此为止吧。从米契尔大人那里没有感觉到敌意。用不着担心他会加害我们的。

米契尔:你们这么说实在是太好了。你们大家是为了得到启示,才来到这里的吧?我在这里可能会打扰你们,现在我就离开。

(米契尔向外走去。)

艾文:那个人到底是干什么的啊?

贤者葛维:虽然觉得有些奇怪……但是对我们来说,还有更为重要的事情。艾文。你将卡贝莎和凯鲁伯放在纹章的上面。如果运气好的话,也许我们能够得到什么启示。

艾文:……知道了。

(艾文把神宝放到了纹章上面。)

艾文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露蒂丝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贤者葛维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艾文:……喂。

露蒂丝:什么变化也没有……

贤者葛维:嗯……到底还缺些什么呢。

米契尔的声音:那个……

(三人回头,发现米契尔还没有离开。)

米契尔:看来你们好像遇到什么困难了。如果需要的话,我可以帮助你们?

艾文:帮助我们?你?

贤者葛维:嗯……看来你好像对『青之民』的遗迹非常地了解?

米契尔:在我的故乡有一个同这里非常相似的遗迹,它的名字叫『夏利奈』是祭祀的场所。夏利奈的力量,只对巫女和小孩,就是灵魂纯洁的人,才会做出反应。如果是我们想要去看的话,就需要掌握一些技巧。

贤者葛维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贤者葛维:……知道了,那就拜托您了。

米契尔:那么就让我来试试。

(米契尔向外走去。)

艾文:(小声)……真的应该相信他吗?

贤者葛维:(小声)是不是真能成,还不知道,不过看他的样子不像是在撒谎。在这种情况下,就只能交给他了。

米契尔的声音:眼睛闭上,放松整个身体。在心眼中,想象着放在地上的神宝。

艾文:心,心眼?说的词好像很深奥啊。

露蒂丝:……试试看啊。

米契尔:嗯,这样看来应该行得通。

(米契尔开始施法,神宝发出了异样的光芒。)

艾文:!?

贤者葛维:……开始了吗。

(随着周围的光束腾起,神宝缓缓地飘浮了契来。)

(光芒幻化成了一片蓝色的湖水。)

艾文:竟然能够看得那么清楚……

露蒂丝:这就是真实之岛的神奇力量……

(水上有一个村落。)

艾文:这到底是声么地方的景象啊?

贤者葛维:在湖上的村庄……应该是奇特村吧。

(光忙幻化出一个平坦的山地,另一个光点开始闪现。)

艾文:……第三件神宝!?

(光芒又开始幻化。)

露蒂丝:好像是发生了变化。

贤者葛维:嗯……这里的海拔好像很高。这里一定就是『众神之庭』加登希尔了。

(光芒幻化出了眺望小屋。)

艾文:啊啊……眺望小屋!?

贤者葛维:雷慕拉斯老师居住的地方。

艾文:眺望小屋北面的废墟……那里曾经是我和麦尔经常一起玩耍的地方……

(光芒幻化成了一个荒凉的地方,第五件神宝出现。)

露蒂丝:这是墓地……?

贤者葛维: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(随着第六件神宝出现,并在耀眼中全部聚集到一把剑内,

一切光芒都消失了。)

艾文:到此为止就算结束了吗?……

露蒂丝:虽然神宝所在的地方知道了……可是最后的剑是什么意思呢?

贤者葛维:古代人的遗迹比预想的还要复杂。首先我们要回到巴鲁库特的大圣堂去。先和库洛瓦尔大人好好谈一谈为好。

艾文:是的,刚才的那个人呢?

艾文:咦?……

(众人才注意到,米契尔已经不见了。)

艾文:……到哪里去了?

贤者葛维:一时没有注意到。他是怎么走的呢?看来是具有很大法力的人了。

露蒂丝:听他的话好像他并不是来自,嗯,并不是来自艾尔·菲尔丁一样。

艾文:不是来自艾尔·菲尔丁?……这是怎么回事?

贤者葛维:哦……米契尔。我有一种预感,觉得将来还能和他再见面的。

 

失去朋友和妹妹的艾文

陷入了深深的失落与绝望之中

怀着无比沉重的心情,

造访了沉睡着古代遗迹的『真实之岛』

在那里,艾文见到了巴鲁多斯神宝碎片的光芒

以及一把闪耀着因素光辉的利剑的幻影。

不过,此时的艾文还不知道这些代表着什么。

但是,他知道,如果能够集齐神宝的话

也许能够重新连起已经断开的命运之线。

……在离岛的途中,艾文坐在随波摇曳的小船上

慢慢掏出麦尔的留下的守护风铃。

风铃发出祥和清脆的声音,缓缓包围住艾文的全身

似乎要将他慢慢地溶入青色的大海之中。

 

(第二章 终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q翰┤罩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